鸠江区政府门户网站 |  微博 |  微信 |  抖音 |  今日头条

我见褐山多妩媚

时间:2018-11-12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 浏览次数:

推窗北望,鸠江区的褐山尽收眼底。山势陡峭、野草青青,奇松怪石星罗棋布,而参天的银杏已烂漫千年。

回忆前时,家居平原,遥望褐山起伏、青雾缭绕,恍若弥勒坐禅……一股登山的冲动撞击心头。而今傍山推窗,“鸟向檐上飞,云从窗里出。”与山互读容颜。可因一些琐事纠结心头,竟让先前登山的欲望像山中黄叶一般逐渐随风飘远。午夜扪心自问,是我疏远了大山,还是大山疏远了我?难道贴山而居,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反将攀山的冲动压缩得毫无空间可言?

今天的一次偶遇,却冰释了我心头的难题。早起慢跑,山脚下撞见一位须发皆雪的老人,看着装不似本地人,他时而仰望、时而俯视,满目深情。老人这与年龄不相称的行径绊住了我的脚步。不久,我便成了老人倾诉的对象。

多年前,他是褐山最负重望的石匠,他雕刻的石佛、石像、石人、石马等至今仍在一些庙堂、山寨中神气活现,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可他却厌倦了这“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向往遥远的涛声——那搏击海浪的生活,于是他丢下一地的斧凿。后来他终于走到了波澜壮阔的海边,也曾试着摇橹剪浪、驾舟捕鱼,“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却失去了往日挥斧运凿的自若……这些年来,面对大海,他却时常梦回褐山,梦着自己又在寻找那些失去的石头,用余生的斧凿,重新雕刻更精美的世界。

执着的老人,今天带着余愿走回褐山。“文峰塔”张开怀抱,迎接他久别归来。回首自问,傍山而居的我悟到了什么?褐山,我原本神往的处所,却因生活风浪的颠簸,让我逐渐丧失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志向。若仅仅保持观望的距离,“我见青山多妩媚”,终究无法将大山收入怀抱。越过生活的沟沟坎坎,我何不以攀登者的姿态一路攀爬,方可领略险峰处的无限风光!

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