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江区政府门户网站 |  微博 |  微信 |  抖音 |  今日头条

白茆 这片红土地

时间:2019-04-15 来源:芜湖日报 浏览次数:

白茆,长江北岸滩涂,因盛产芦苇白茅,故称“白茆洲”。清光绪年间始得开发。“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是当时白茆洲的真实写照。也正是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燃起了革命的星星之火,成为红色根据地,为渡江战役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四月白茆,满目金色,油菜花竞相绽放,让这个农业生态大镇处处散发出春天的气息。70年前,这里发生的闻名中外的渡江战役,已经找不到任何战争痕迹,但它却一直镌刻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成为白茆抹不去的记忆。

4月2日,我们来到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出发地,感受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

白茆江边,风和日丽,金色菜花装点着大地,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熟知白茆红色岁月的镇中学历史教师蒋昌盛,指着刚才我们走过的河汊和街道,对我们说:我们现在脚下的大堤原是滩涂,汛期时,与江面连成一片;而我们刚才经过的街道,当时是土坝。当年渡江大军的船只就隐蔽在那条白茆人与解放军用几天几夜挖出的河汊里,战斗打响前,战士们挖开河坝,将船只翻坝入江,整装待命。听着蒋昌盛的描述,我们的眼前再现70年前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从这里冲向长江,将胜利的旗帜插到南岸的情景。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蒋家王朝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野战军、第3野战军及第4野战军一部,以百万雄师之势,乘胜南进,兵临长江。

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的蒋家王朝,为了赢得时间,进行垂死挣扎,在和平谈判的烟幕掩护下,加紧构筑长江防线,妄图利用长江天险与人民解放军对峙,保住江南半壁河山,使中国重走南北朝的老路。

为了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我军组成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在湖口、安庆、芜湖、南京、江阴一线进行渡江作战,歼灭汤恩伯集团和白崇禧集团,夺取国民党的政治经济中心。从1月份开始,解放军第3野战军的第24军、25军、27军总共约20万人陆续到达无为县境内,分驻汤沟、白茆、泥汊等地,积极训练,待命渡江。芜湖,成为了渡江战役的主战场之一。

遵照渡江战役总前委的部署,为达到策应东、西两个突击集团渡江和渡江后围歼南京、镇江等地南逃之敌的战略目标,中突击集团决定提前一天挥师横渡长江。 4月20日晚,30万渡江大军,在裕溪口至枞阳段,以排山倒海之势,对国民党军队苦心经营了3个多月的铜陵至繁昌防线发起进攻。

在渡江战役中,广大指战员纷纷表示要争当渡江英雄,将“革命进行到底”。27军79师253团即赫赫有名的“济南第一团”自当不甘落后,全体指战员接到命令后,从白茆洲的沟渠中拖出隐蔽的船只,翻坝入江,一字排开,整装待发。渡江时间原定于21时开始,可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253团团长王景昆看到自己所属部队完成准备工作后,下令“船只整理好,听令开船”,1营营长董万华让通讯员传令各连各排各班,不知是哪道传输程序出现了差错,团长的命令变成了“船只整理好,立即开船”。早已铆足劲的1营3连2排5班班长刘德翠带领李世松、姜保崔等8名战士,在2排排长林显信“开船”令发出后,船犹如离弦的箭冲入江中。一船开动,百船跟进。79师师长肖镜海当机立断,下令全师所属部队立即开船,向江南发起攻击。一场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渡江战役就此提前打响。

5班船只上的勇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炮火,始终冲在最前面,并于21时15分在繁昌县保兴乡夏家湖(现三山区保定街道夏家湖)抢滩登陆。勇士们在占领第一道壕沟和江边地堡后,按照事先布置,打出了3发红色信号弹。此时随第一梯队乘船已达江中心的王景昆,看见信号弹后,马上向师部报告:“饭做熟了,饭做熟了!”这是约定的联络密语,意思是“登陆成功”。由于该班所乘船只率先抵达并最先冲上南岸,因而被誉为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

在白茆,渡江英雄们的壮举早已家喻户晓。陪同我们采访的镇领导笑着告诉记者。

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说起渡江战役,就在眼前。”永胜村78岁的周福志老人一连说了几遍同样的话。因为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一直伴随着他。

“当年,我家住着解放军某部的一个侦察班,战士们都很年轻,与我的家人处得非常融洽。训练之余,一些小战士会陪我玩,给我讲述革命故事,还教会我儿歌‘早一望,晚一望,望到前方打胜仗’。那时候,战士们的热情高涨,盼望胜利的心情很迫切。一天晚上,他们回来时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在江上夺取了一艘国民党军的巡逻船,俘虏了士兵,收集了情报。而那些日子里,村里人也尽全力帮助渡江部队,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没过多久,我们喊着口号,敲锣打鼓,欢送大军渡江。虽然那时我只有8岁,但是那段日子里的点点滴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从老人的回忆中,我们不难看出,渡江战役中的军民鱼水情,成为那代人的精神丰碑。

“在渡江战役中,白茆曾涌现出许多英雄豪杰。”蒋昌盛深情地向我们讲述这片土地上的英雄事迹。特等渡江英雄车胜科,在父亲参加渡江战役牺牲后,忍着极大的悲痛,与其弟一道,继续完成了渡江任务;特等渡江英雄胡业奎,在奋力将船划至江南岸边时,被敌碉堡火力封锁,不能前进,他毅然跳下水,拼尽全力,把船拖上岸,自己却被敌人子弹击中而光荣牺牲;特等渡江功臣王德金,摇船至江心,被敌机枪扫射,身负重伤,仍坚持把船上的16个战士送上对岸。一等渡江功臣马毛姐,主动要求参加渡江先遣队,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把第一批渡江勇士送上南岸,返回途中,又抢救了翻在江面上的我军两条沉船上16名战士。

白茆广大群众无私支援人民解放军,踊跃参加渡江作战,只是无为地区人民在渡江战役中的缩影。据资料显示,当时无为地区境内总共有100多万人参加了担架队、运输队、修筑工程队等;3400多名优秀水手参加渡江作战,支援粮食1000万公斤、柴草数百万公斤、大小船只约5000只。渡江战役结束之后,共有2000多人获得渡江英雄、渡江功臣称号。

峥嵘岁月:鲜血曾染红了那片芦苇

当我们驱车来到永胜村,远远望去,纪念碑高高耸立在广袤的田野上,“渡江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鲜艳夺目。纪念碑旁的烈士墓前,安放着群众前来祭扫时敬献的花篮,16位渡江勇士长眠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

陪同我们采访的永胜村党支部书记孙嘉龙告诉记者,1949年4月21日晚,渡江战役打响,渡江勇士们奋勇向前,鲜血染红了江边的芦苇。是日,永胜村村民在江上发现了这16名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将他们的遗体安葬在村后的树林中。2008年,迁葬于此;2016年冬,鸠江区民政局、白茆镇镇政府筹资修建,建造了“渡江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孙嘉龙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们。白茆人民对人民子弟兵的深情厚爱,源于这片红土地上绽放出的理想之花。

白茆,长江北岸的一片滩涂。清光绪年间,有拓荒种田者,来到此地择水而居。民国初年,因时局动荡,一些流离失所的人们纷纷来到此地,散居在江堤上。共同的命运, 共同的苦难,使他们联合起来,面对剥削和压迫,敢于斗争,敢于反抗。特殊的地理环境,良好的群众基础,使白茆成为我党早期革命活动之地。

闻名全国的“六洲暴动”就发生在白茆。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无为也和全国一样,革命形势由高潮暂时转入低潮。为了夺取城市,推翻反动政府,无为中共党组织发动了“六洲暴动”,终因寡不敌众,暴动失败,无数革命先烈血洒疆场。但是,它留下的革命火种,却在白茆生根发芽;被鲜血染红的芦苇,成为激励白茆人民斗争的动力。1937年,我党在白茆胡家大院成立了皖中工委,领导无为人民开展斗争,点燃了白茆的抗日烽火。皖南事变后,700余名突围的新四军战士集结在胡家大院,成立了新四军第7师。他们广泛发动群众,积极发展武装,创建抗日根据地,向日伪军发起进攻,成为皖南地区抗日的中坚力量。

农业生态大镇向我们走来

70年,弹指一挥间;70年,沧海变桑田。

白茆,而今已成为农业生态大镇,我市最大的蔬菜基地,被誉为“安徽省农业状元”。

早在4年前,白茆镇为解决“三农”问题,通过建立现代农业示范区,大力发展都市农业。示范区总体规划面积2万亩,一期项目完成投资2.13亿元。目前示范区入驻企业10家,分别承担了市级、国家级蔬菜标准园建设项目建设。被批准为省级现代化农业示范区。在诚信家庭农场记者看到,500多亩大棚蔬菜长势喜人,工人们正在忙碌着。农场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种植的蔬菜多达10余种,亩均效益3000元左右,常年工人20余人,带动当地农民就业100多户,人均日工资80元,最高工资300多元。在庄稼汉果蔬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修剪葡萄枝。这个连续四年举办葡萄采摘节的企业,大力引进新品种,不断调整产业结构,企业效益显著。据了解,企业葡萄亩均1万元左右,聘用工人40余人,带动当地农民就业150多户。镇有关领导对记者说,示范区的建设不仅促进了农民增收,农业产业结构调整,而且促进了美丽乡村建设,发展壮大了村级经济。

近年来,白茆镇根据鸠江区区委、区政府“提升江南、开发江北”的发展战略,积极推进农业富镇、工业强镇、港口兴镇、旅游靓镇四大战略,加快都市农业示范区、港口仓储物流和特色集镇建设,努力实现镇域经济实力明显增强、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农民收入稳步提高、社会事业协调发展、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五大目标。为此,该镇通过加快调整产业结构、深入推进企业服务、继续扩大招商引资,激发经济发展活力;努力挖掘乡村振兴潜力,发展壮大村级经济。与此同时,该镇还大力扶持创业就业,积极推进公共服务,提高群众生活保障水平,共享社会发展“红利”。据统计,2018年,全年实现财政税收2812万元,规模以上工业产值7.4亿元,限额以上商贸单位零售额1.16亿元,规模服务业销售收入1.09亿元。

芜湖日报记者 康涛 刘卫国